服務熱線:15618363543
市場信息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市場信息 >

總供給與總需求良性互動增強經濟複蘇穩健性

作者:廣西AG亚游集团大宗商品交易所 來源:/ 更新時間:2017-11-14 17:11

  經濟複蘇的核心在於總供給與總需求如何形成良性互動機製,隻有當總供給與總需求之間形成正向反饋、互促互利的循環之時,經濟才可以真正走向穩健複蘇。我國供給側改革帶來了產業鏈“自上而下”的複蘇,但隻有當終端需求非常強勁時,才能給企業帶來持續的利潤。當前,我國經濟逐步企穩,經濟仍將繼續處於溫和增長區間,但我國經濟的總供給與總需求之間的良性互動尚需增強。

  今年以來,全球經濟企穩向好態勢更加明顯,全球製造業增長態勢普遍向好,全球貿易普遍回暖。我國經濟增長仍處溫和增長區間,生產麵增長在波動中維持相對高位;需求麵內外有別,內需溫和,外需強勁。

  1。全球經濟複蘇進程加快。

  今年以來,全球經濟企穩向好態勢更加明顯。發達國家普遍複蘇進程加快,10月製造業PMI保持在58.5%的高水平,處於2011年以來的較高水平,經濟景氣指數升至114,為近10年來新高,CPI溫和上漲至1.4%,勞動力市場逐步改善,9月失業率維持在8.9%的低位,消費者信心增強,經濟複蘇強健。不僅歐盟中心國家經濟形勢較為明朗,外圍國家也開始明顯向好,歐洲經濟複蘇動力多元化。同時,盡管部分指標出現短期波動,但美國經濟總體仍處於穩健回升階段,三季度實際GDP年化環比增長3%,大幅高於市場預期的2.6%,同比增速2.3%,較二季度的2.2%進一步提升;10月失業率降至4.1%,為2001年以來新低;製造業PMI升至58.7%,為2004年以來新高,9月物價水平溫和上漲1.6%,對外貿易逆差更是降至近11個月低位。此外,日本經濟溫和擴張,10月製造業PMI升至52.8%,外需增長強勁、9月出口同比增長14%,就業形勢保持良好態勢,失業率維持在2.8%的低位,物價水平保持在0.7%,連續9個月保持上漲態勢。與此同時,新興經濟體的經濟總體改善。

  雖然美聯儲加息及縮表進程推進、歐洲地緣局勢風險猶存、全球債務水平高企及資產泡沫風險積聚等問題,仍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但不會對全球經濟複蘇造成實質性的負麵影響,全球經濟已經開始步入新增長周期前的黎明階段。

  今年全球經濟複蘇加快的鮮明特征表現在兩方麵,一是全球製造業增長態勢普遍向好,全球PMI穩步回升至53以上,其中美國、歐元區和印度PMI表現尤為突出。二是全球貿易普遍回暖,歐元區(主要是以德國為代表)、美國和中國的進出口增速已經達到年內相對高點,貿易逆差普遍縮小。在經曆了貿易保護主義的短暫回潮和束縛後,全球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仍在快速推進。在貿易流增長明顯提速的同時,全球資本流動也顯現向好勢頭,聯合國貿發會議預測今年FDI流量增長5%,達到1.8萬億美元。調查顯示,55%的企業高管認為2017年至2019年FDI會大幅增長,特別是服務業領域FDI增速將創新高。

  2。我國經濟增長仍處溫和區間。

  當前,我國經濟逐步企穩。2017年一季度達到6.9%的階段性高點,這也是2012年以來首次一季度經濟增長超過上年四季度,阻止了經濟持續下滑的勢頭。二季度GDP仍然保持在6.9%的相對高位,三季度小幅回落至6.8%,但總體運行依然平穩。

  工業生產增長在波動中維持相對高位。今年以來,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的波動性明顯增加,月度數據起伏明顯加大。出口交貨值累計增速明顯好於去年同期,3月以來持續保持在10%以上的相對高位。PMI一直保持在51%以上的擴張區間,並且在波動中逐漸走高,10月時達到51.6%。其中,9月新訂單指數已經達到2012年4月以來的最高值54.8%,10月小幅回落至52.9%;9月新出口訂單指數2012年5月以來的最大值51.3%,10月回落至50.1%。同時,新訂單與新出口訂單之差所反映的國內訂單變化也在經曆了二季度的相對低點後開始趨好。PMI原材料庫存指數在今年以來走出了一個輕微的W型,低點位於3月、4月和8月,10月達到48.6%,比去年同期改善,這反映企業主動調整生產意願趨於走高,對經濟前景的預期改善;PMI產成品庫存指數則呈現一個倒U型,高點出現在今年4月,之後波動下行,9月已經下行至44.2%的低點,雖然10月又略微回升至46.1%,但仍較去年同期下降,這反映出企業被動調整生產的意願在趨弱,對經濟惡化的預期在降低。作為PPI的領先指標,PMI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走勢呈現U型,低點出現在今年4月,之後持續走高,9月達到68.4%,明顯高於去年同期水平,雖然10月回落到63.4%,但仍反映出生產活動並不疲軟,預示未來PPI還將有走高的可能。

  需求內外有別,內需溫和,外需強勁。在多重因素的影響和支撐下,我國消費市場保持了溫和增長態勢,前三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了64.5%,比上年同期提高了2.8個百分點,比資本形成的貢獻率高出了31.7個百分點。1至9月,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0.4%,增幅同比持平。投資增速有所回落,前三季度城鎮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長7.5%,同比回落0.7個百分點,如果扣除價格因素,回落幅度更大。基礎設施投資降幅較大,房地產投資衝高回落,製造業投資低位徘徊。根據海關統計,1至10月我國進出口額22.52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9%;其中,出口增長11.7%,進口增長21.5%,順差收窄17.8%,對經濟的拉動作用顯著提高。

  物價水平既無通脹也無通縮。前三季度,CPI同比上漲1.5%,繼續保持溫和上漲態勢;PPI同比上漲6.5%,部分生產領域的原材料和產成品價格出現階段性的快速上漲並沒有影響到整體物價水平的穩定。房地產價格在偏緊的政策調控下開始明顯降溫,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均連續12個月回落;二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同比漲幅連續10個月回落,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連續8個月回落;三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連續2個月回落。總體來看,我國經濟總供求關係比較寬鬆,物價水平溫和可控,既不存在通貨膨脹壓力,也不存在通貨緊縮憂慮。

  1。總供給與總需求互動機製的主要機理。

  總供給-總需求是經濟分析的基本框架,在看待當前全球經濟複蘇,特別是中國和美國兩大經濟體複蘇時,應注意區別兩國複蘇動力機製之間存在的差異性,明確複蘇穩健性的差別,這是展望未來經濟形勢的主要依據。

  從曆史及橫向經驗看,經濟複蘇的核心在於總供給與總需求如何形成良性互動機製,即隻有當總供給與總需求之間形成正向反饋、互促互利的循環之時,經濟才可以真正從衰退走向穩健複蘇。例如,由於外部衝擊或政策刺激,總需求產生邊際變化,拉動總供給回升。然後,總供給回升給總需求反饋正向效應,繼續推動總需求進一步改善;總需求將持續改善的正向效應再次傳導至生產端,帶動總供給繼續擴張,如此循環往複,總供給與總需求形成良性互動機製,經濟真正開始複蘇。

  具體來看,一次典型的經濟複蘇應該經曆如下過程:當經濟處於低穀時,宏觀調控政策刺激需求回升,居民消費回升,帶動企業生產增加,企業利潤回升;企業利潤回升到一定程度,一方麵會帶來工人的工資上升,另一方麵帶來企業投資增加,擴大生產以便更好地滿足日益旺盛的需求。當投資增加以及收入提高帶來居民消費增加,企業麵臨的終端需求則將進一步回升,企業生產持續擴大,行業以及全社會產能利用率逐步上升,經濟開始進入複蘇通道。這樣一來,總需求和總供給在實現良性互動後,持續相互正向反饋正向帶動,最終推動經濟徹底複蘇。

  如果從上中下遊全產業鏈的角度來看,則總供給與總需求互動機製可以表述如下:由於政策或者其他外力影響,社會終端需求(包括消費、出口、房地產投資等)開始回暖。則與終端需求最為接近的下遊企業生產開始向好,進一步帶動對中間工業品需求回升,從而推動中遊生產企業生產回升;中下遊企業生產回暖,會帶來原材料等初級大宗商品需求增加,進而帶動上遊企業生產回暖。如此一來,上中下遊企業利潤普遍回升。當利潤回升到一定程度,則會帶來企業投資擴大、員工收入增加,這就進一步增加了社會終端需求,從而繼續推動上中下遊企業生產回升,經濟複蘇進入正軌。

  在實現總供給與總需求實現良性互動的過程中,企業資產負債表的修複情況成為關鍵環節。當外部因素(可能是需求變化,也可能是生產端變化)帶動企業生產轉好、利潤回升,企業將會在工人工資和企業投資兩方麵做出反應。通常來說,工人工資會在利潤向好之後較為迅速的改善,但企業投資則需要更謹慎地抉擇。如果企業利潤的回彈可以完全修複之前被經濟危機破壞掉的資產負債表,那麽企業投資會在生產回暖的帶動下出現反彈。但是,如果企業利潤回升還不足以修複資產負債表,那麽企業投資會持續低迷,不會在短期內出現明顯回升。一旦企業投資不能隨之增加,那麽之前略微改善的終端需求缺少進一步持續改善的動力,總供給與總需求的正向反饋機製出現堵塞,循環不能很好地完成。

  資產負債表之所以具有這樣重要的作用,是因為在當今經濟與金融深度交織的時代,資產負債表的狀況是企業(或者個人)能否突破自身預算約束限製、獲得外部貸款或其他金融資源認可的主要憑據。無論是銀行還是相關金融借貸中介,都會依據企業資產負債表的情況來決定是否出借資金或者授信其他金融業務。所以,資產負債表良好,企業就可以充分利用外部資源進行融資投資,居民也可以由此獲得消費貸款等外部資金實現消費擴張。

  如果再進一步觀察,企業資產負債表的修複需要兩大因素支撐,一是生產成本沒有明顯增加,二是麵對的市場需求有明顯好轉。(1)當生產成本增加、需求增加時,企業利潤不一定增加。(2)當生產成本增加、需求持平或走弱時,企業利潤趨弱。(3)當生產成本持平或走弱、需求增加時,企業利潤趨好。(4)當生產成本持平或走弱、需求走弱時,企業利潤向好的可能性較小。基於以上分析,我國與美國經濟複蘇在實現總供給與總需求良性互動機製上存在怎樣的差異?又如何影響了複蘇的穩健性呢?

  2。我國“自上而下”的複蘇與美國“自下而上”的複蘇方式有所不同。

  本輪我國經濟複蘇主要初始動力在於供給側改革帶來的上遊煤炭等原材料、資源品短期供給量明顯縮減,上遊企業利潤大幅回彈。同時,企業主動補庫存增加了短期需求,經濟長期存在的供需矛盾在短期內得以緩解,給企業帶來了喘息時機,企業利潤回彈,帶動企業投資和工人工資收入略有好轉。工資增加帶來消費形勢企穩向好,從而進一步支撐供給側變化。從整體看,這是一次全產業鏈“自上而下”的複蘇,即政策外力導致上遊企業生產好轉、利潤回彈。但是,上遊企業利潤的大幅回彈和中遊企業略微向好的同時,下遊企業在麵對不夠強勁的終端需求時,銷售、利潤並未明顯改觀。隻有當終端需求非常強勁時,才能帶來企業利潤的持續、普遍向好,形成總供給與總需求的良性互動機製。目前我國包括居民消費、房地產投資、基建投資、企業投資在內的終端需求增長還需增強。

  美國的經濟複蘇路徑正好相反。在量化寬鬆政策以及金融市場牛市等影響下,美國居民的資產負債表得到快速修複,終端需求明顯好轉。在初期居民資產負債表快速修複、居民消費需求明顯向好後,企業銷售、利潤好轉,企業資產負債表修複也進展順利,製造業生產擴大,產能利用率回升。從今年開始,企業投資開始回升,整個社會的總供給與總需求互動機製呈現良性互促的狀況。從全產業鏈的角度看,由於美國消費率先回暖,下遊企業生產狀況明顯好轉,繼而帶動對中遊乃至上遊企業的需求,最終帶動全產業鏈資產負債表修複。

  3。沒有徹底產能出清,就不會出現穩健的新周期。

  當前在判斷經濟走勢和複蘇穩健性時,周期理論占據顯要位置。其實,不用刻意糾結區分和套用周期理論,因為一切經濟循環都在總供給與總需求框架下的階段性特征。如果由庫存變動帶動的經濟短周期能實現企業利潤持續穩健向好,則投資就具有回彈基礎。一旦總供給與總需求良性互動機製進入加速互促階段,則由投資回升帶動的中周期出現的可能性就近在眼前。在短周期和中周期的運行過程中,創新的腳步時停時歇,在經濟徹底複蘇進入新的中周期後,重大科技突破就可繼續推動經濟進入技術長周期。觀察總供給與總需求之間的互動機製更為重要,而不是刻板套用周期理論。對我國當前的經濟形勢,必須要清楚認識到的是,沒有產能徹底出清,就不會存在穩健的新周期,本次複蘇隻是一組大波峰大波穀中並不顯著的小浪頭。

  4。全球經濟中長期增長仍有較大可能處於“大平庸”階段。

  國際金融危機之後,2010年至2013年世界經濟增長並不景氣,2014年全球GDP實際增速略有回升後,又經曆了波動起伏。這種複蘇的脆弱性主要是因為從危機中率先恢複的依然是金融部門,資產負債表的修複主要建立在金融市場、金融產品價值的修複上,繼而再帶來實體經濟的修複。因此,隻要金融市場、金融部門發生較大波動,實體經濟由於缺乏堅實的複蘇基礎而會隨之波動起伏。雖然2017年全球複蘇態勢更為明確,但全球經濟在低增長區間的徘徊勢頭仍未徹底消除。在短期內(未來一到兩年),世界經濟增長態勢將延續這種複蘇態勢,但全球經濟總供給過剩、總需求疲軟的主要矛盾沒有得到根本緩解,製約實體經濟發展的人口結構度過拐點、科技創新增速放緩、資本過剩等等中長期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全球經濟中長期增長仍有較大可能處於“大平庸”階段。

  未來一段時期內,我國經濟領域的主要問題有以下幾方麵。

  1。國企改革亟待深化擴圍。

  當前,國企混改已經取得了初步進展,以聯通混改為代表的混改思路具有較大的參考意義和示範作用。但是,製約國有企業效率提升的根本障礙並未完全破除,國企全要素生產率偏低的現狀沒有得到較大改善,從而無法從提高投資效率和資產產出率的方麵真正實現降低杠杆率。同時,教育、衛生、醫療、養老等社會事業領域內國企仍占據較大份額,民間資本的參與性仍然較低,行業多樣性發展和效率提升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還需繼續加大國企改革的深度和廣度。

  2。民間投資信心活力尚處低位。

  目前,我國民間投資增速仍然處於低位調整區間,還未顯露出穩定、持續的向好趨勢。究其原因,一是企業稅費、能源原材料、房租、物流費等成本依然較高;二是金融去杠杆過程中流動性階段性趨緊導致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出現波動;三是產權保護、法製建設等製度方麵仍有待完善,再加上部分具有較大投資空間的行業領域仍未對民間資本開放,這些因素綜合導致民間投資信心和活力不足。

  3。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有隱憂。

  由於經濟下行壓力仍然存在,地方政府保增長、控風險的任務依然艱巨。在調整土地出讓收入依賴症的同時,地方政府的財政融資渠道明顯收窄。從去年開始,PPP、特色產業小鎮、特色產業基金等新發展模式為地方政府融資提供了新平台,形成了實質性的債務創新,地方債務或以更加隱蔽的方式繼續積累。這集中反映出在不斷加強對違法違規融資等行為監管的同時,地方政府缺乏穩定、合規的融資渠道來滿足財政支出需要的現實困難。

  4。房地產市場大幅波動影響宏觀穩定。

  近年來,房地產市場迎來了限購限貸、嚴控首付貸等全麵收緊政策,房地產價格在經曆暴漲之後開始明顯降溫。房地產市場變化將對宏觀經濟運行產生一定影響。

  5。匯率問題仍需高度重視。

  隨著美聯儲開始“縮表”、歐央行準備縮減QE規模,全球貨幣政策已經開始進入新一輪收縮期,全球資本流動將受到一定影響,我國仍將麵臨資本外流和本幣匯率波動壓力。盡管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央行政策已被市場充分預期,利率波動溢價也反映在金融市場價格波動中,但外部貨幣政策調整通過匯率通道對國內金融市場的長端利率等影響依然不容小覷。更重要的是,如何處理推進人民幣匯改、保持貨幣政策獨立性以及保持宏觀審慎監管三個目標之間的關係,仍將是對央行的重大考驗。

——————本文來自廣西AG亚游集团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中國工商銀行 中國建設銀行 平安銀行 華夏銀行 LUTOUS


地址:廣西省南寧市洪山街道辦蘭苑花園5棟1單元816號

网站地图:sitemap